哔哔情感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情感口述

明末春宫诗中的性意识变化

时间:2020-03-24 来源网站:哔哔情感网

看过明朝春宫画的人都知道,我国学者历来都会对春宫画相配的春宫诗认为是不雅之事。其实,在我们在著作能看到的春宫诗作中,里面多有颇有趣味之处,更重要的是从那些看似淫亵的文字里,可以读出明末时候的人们的性意识的改变。 每个人骨子里都有奸夫淫妇成分

学者狂生曾编辑春宫诗集《花团锦阵》,在序言中他写道:好好色,性也,物皆然在序中,他明言性是人古之皆然之所好,正如食色性也所说,只要是正常的人无不对性有着所好之心,平时尚不觉得,到了欲急之时当会发觉每个人底子里都有着奸夫淫妇的成分。就比如吃饭,肚子饱着,自当不知有饿思食之欲,乃到饥肠辘辘时才感觉到食欲的存在,性欲也是如此。

春宫诗中那些从男性角度描写的性爱

当然春宫诗多从男性的角度来写性爱,对云雨消魂之事,绝妙地神往不已。我们在《红楼梦》亦有贾宝玉与袭人初试云雨情的精彩描写,触字而心颤。这与春宫诗出现的时代相差不远,明末世风日下的时候,以市民为代表的人性却在慢慢地觉悟苏醒。

金谷散人《婴儿态》媚眼悄窥情已热,双双先把罗裙脱。好味偏从欲合间,扪弄酥胸未紧帖。单悬玉股倩郎挑,喜在眉峰乐在腰。说的是媚眼之后把裙字已脱了下来,摸一下女人的乳房,挑起她的臀部,阴部略微潮湿之后,于是抽插一番

诗歌之中颇有趣味性爱心理变化描写

很多春宫当中的诗还会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,很多诗歌中把性欲膀胀时的焦虑也会写得微妙微悄,粱园渴史《巫山近》这厢偷窥那厢见,海棠滴滴金茎露。萧郎携手急催娘,恨杀煎厌的绣裤!。男窥见女人的身躯,亦金茎勃起,再难消受孤寂,急欲觅洞而入,乃至于等不及,只恨杀那套着神秘黑色地带的绣裤。欲望之急,心情之焦,可爱之态,很是令人拍手憨笑。

以此观之明末之人亦早知性爱之魅力所在,且对性爱不避其嫌,大胆地追求性爱的鱼水之乐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在这首诗里,作者不仅写出了男性对性的渴望,也写出了女性在性欲的觉醒。

做爱姿势本身便是一种性意识的觉醒

更大胆的还在后面,从下面这首诗里写到了女上位的做爱姿势,使我们更可以清晰地知道明末女性性意识的飞跃,在留香客《倒垂莲》:自厌春情草草,翻上郎身倾倒。玉腕枕朗肩,挑鳃樱口煞相连好个柳腰,果三眼三起不知休。羞摩羞,羞摩羞。写得便是女性为了追求性爱的快感,已经注意到了性爱姿势的重要性,于是翻起身来,反过来坐在的男人的身上做爱。

明末之人,不再是男子式的见了就干,几下子就了事,让女子泱泱不乐。他们开始知道了爱抚知道了做爱是两个人共同的快乐:罗幔半欣,光景无边。诗咏无桃,花开合惧。浅深莫问,长短休嫌。金针欲下,玉股自悬。摩弄功夫,须在事先。

在明末春宫的诗歌之中,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社会中,人们眼里的性爱已经不再仅仅是男性单方的乐事,女性们也开始了寻找性爱的快乐之路。明代人对性有如此觉悟,有如此前卫的性意识,不仅没有令后人感到尴尬,反而令人们对当时的这种性意识颇感兴趣,让人们觉得明时社会中的人们尤为可爱。(文/南唐)